首页 > 服务网点

孙多慈(徐悲汾画孙多慈)

孙多慈(徐悲汾画孙多慈)

徐悲汾画孙多慈

徐悲鸿苦恋才女孙多慈

孙多慈的照片很少流传,她的自画像并不漂亮,但在民国年间,被画师徐悲鸿爱慕的女孩,传说中是美的。

那年徐悲鸿35岁,正是婚姻危机的时候。他忙于绘画工作,妻子蒋碧微则在他的疏忽中沉醉于交际应酬。两个人因缺乏共同语言,越来越形同陌路。平日,徐悲鸿除了绘画,就是忙于南京中央大学美术教授的工作。

遇见孙多慈仿佛命中注定。18岁的孙多慈考取中央大学的文学院未果,于是作为旁听生来到艺术系,她成了徐悲鸿的学生。

孙多慈初遇徐悲鸿,心底对他无限崇拜。而她年轻的脸庞,明亮的眼睛,略带伤感的目光,总是让徐悲鸿心生怜悯。

孙多慈的艺术感觉非常好,第一次交上来的画作就让徐悲鸿非常吃惊。她用笔坚实而厚重,造型准确传神,完全不似出自一个年轻女孩的手笔。

看过孙多慈的画,徐悲鸿对她更加心疼。那时孙多慈话不多,每次下课总是一个人默默离开,徐悲鸿看着她的背影,对这个女孩很好奇。

也许是惜才心切,也许是这种感情里还夹杂着一些徐悲鸿自己也不知的感情,他非常想把自己绘画上的才华传授给孙多慈。

于是有一天,徐悲鸿下了课,对孙多慈说:想参观我的画室吗?

孙多慈想不到老师会邀请她,又惊喜又意外,她羞涩地点点头。

孙多慈在徐悲鸿的画室里,看了很多他的画作。她深深迷恋在那苍凉的画作中。这天她还给徐悲鸿当了模特,坐在窗边,阳光洒在她的肩头,穿着丹青布旗袍的她看起来很美。

他们就这样熟识起来。

搞艺术的人生性敏感,容易孤独。徐悲鸿和孙多慈也不例外。一个结婚多年,正处在情感疲倦期,有许多话需要妻子之外的人来聆听。另一个独自在学校,远离家人,朋友也很少,除了学画,不知还能做什么。于是彼此开始倾诉与聆听。

孙多慈喜欢这样的日子,去老师的画室学画,或者和老师一起去郊外游玩,她在他的身边,脸上的忧伤逐渐消失,她变得活泼爱笑,甚至有些调皮。

那段时间,徐悲鸿的心情也阳光灿烂起来,和孙多慈相处日久,难免在授课时有些偏心,眼里仿佛只有孙多慈一个人,他一门心思指导孙多慈绘画,而疏于其他学生。这自然引起很多学生的不满,埋怨孙多慈抢了他们的学习时间。一时关于孙多慈与徐悲鸿的花边新闻传遍校园。

徐悲鸿对这些好像并不在意,依然去找孙多慈。那时孙多慈住在中央大学女生宿舍,是禁止男士出入的,徐悲鸿却破这个例,不管别人怎么看,依然去女生宿舍找孙多慈,这让孙多慈非常尴尬,听到的闲言碎语更多了。

孙多慈这个年龄,自然无法面对别的女生嘲弄的目光,尽管她也盼着见徐悲鸿,还是决定搬离女生宿舍,在石婆巷租了一间房子。

如果说徐悲鸿与孙多慈起初在一起,只是师生或者朋友的感情,那么在1933年1月徐悲鸿离开学校远赴欧洲举办巡回展后,他们之间似乎有些不同了。长达一年半的分别,让两个人在书信中顷尽相思。

这一时,孙多慈才发现徐悲鸿在她心里有多重要。不见的刻骨想念转化成内心深处煎熬的爱慕,她在画作里倾诉着自己初恋的欢喜与疼痛。

孙多慈为什么最后选择了徐绍棣而不是徐悲鸿?

孙多慈(1913-1975),安徽寿县人,画家。端庄秀美,颇具艺术气质。出身于寿县的书香名门。1933年,孙多慈与徐悲鸿产生感情。全面抗战爆发后,孙多慈与徐悲鸿的联系一度中断。在朋友的劝告下,孙多慈与时任浙南政府教育厅长许绍棣结识。后因父亲坚决反对她与所爱的老师徐悲鸿恋爱,又因徐悲鸿尚有家室之累,于是1940年孙多慈与许绍棣结婚。

1949年,孙多慈随丈夫许绍棣前往台湾,日益精研绘画,成为知名画家。1975年在台湾去世。我们知道孙多慈对徐悲鸿一直倾心相许,那为什么最后她选择了许绍棣而非徐悲鸿呢?1930年,18岁的孙多慈在父亲孙传瑗的帮助下,得到了在中央大学美术专修科做旁听生的资格,她没想到在那里,她会成为别人笔下的模特,更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成为她一生最难忘的人。

那个人正是让她钦慕已久的徐悲鸿。当时徐悲鸿留学归来,正积极投身于美术教学事业,在众多学子中,孙多慈无疑是非常醒目的。她年轻漂亮,在绘画上有着极高的天赋,这一切无不吸引着徐悲鸿,甚至不由自主将她的风姿画成素描和油画。

此时的孙多慈不过是个籍籍无名的学生,能得徐悲鸿关照和指点,已是万分感激。再加上一直视徐悲鸿为画界男神,能被他爱上,自然受宠若惊,两人的恋情很快就在大学里传的沸沸扬扬。

比孙多慈大17岁的徐悲鸿,当然是有太太的,可能是孙多慈不愿意破坏别人的家庭,最后放弃了徐悲鸿而选择了教育厅长。每个人都有她自己的选择,我们不能够轻易的去评价别人,孙多慈因为爱他,才选择放手。所以,爱一个人要懂得放手。

求徐悲鸿和孙多慈的故事?

“大慈大悲”的心迹——徐悲鸿与孙多慈

蒋碧微的红杏出墙一般认为是徐悲鸿执著于授课与绘画创作,无心关怀爱妻所致,其实也不尽然。蒋碧微身无长技,醉心于应酬和享受,她与徐悲鸿盲目同居,缺乏感情基础,没有共同语言,使得徐悲鸿在生活上得不到应有的爱抚,因而精神苦闷,郁郁寡欢。恰巧在这个时候,他的女弟子孙多慈走进了他的视野。

孙多慈,又名孙韵君,安徽寿县人,生于1913年。1930年从安庆女中毕业,第二年考入中央大学艺术系,学习绘画。徐悲鸿很快就发现孙多慈的艺术才华和非同一般的悟性,认为她很有发展前途,对她非常器重。经常课外点拨,还让孙多慈到他的画室为她画像。徐悲鸿专门刻了一方印章:“大慈大悲”,将他俩的名字嵌在里边,表明心底寂寞的徐悲鸿已经坠入爱河。此后不久,他创作了一幅《台城月夜》的油画,画的是他和孙多慈在一座高岗上赏月,徐悲鸿席地而坐,孙多慈站在他的身旁。蒋碧微看到这幅画,十分生气,就将它藏了起来,不让它面世。

1932年徐悲鸿的公馆在南京落成后,孙多慈特意购买枫树百棵,用于装点恩师的公馆,不料此事被蒋碧微得知,气急败坏地令佣人将枫树苗砍断,当作木柴烧掉。对此徐悲鸿自知理亏,不敢发作,遂将自己的画室命名为“无枫堂”,用以表示心中的不满情绪和对孙多慈的怀念。孙多慈大学毕业后,徐悲鸿本打算带领全班学生到苏联参观学习,顺便送孙多慈到法国进修,但此计划未能实现。后来他们只能通过好朋友舒新城传递书信来联络感情。

尽管这样,徐悲鸿的师生恋还是被小报炒得沸沸扬扬,孙多慈的父母也知道了他们的恋情。有一次孙多慈的父亲孙传瑗来到南京,要见徐悲鸿。他们约定在鸡鸣寺的一个茶馆相会,这位曾经担任过军阀孙传芳秘书的孙传瑗,顾及到徐悲鸿的名望和社会影响,婉辞谢绝了他和女儿的婚事。

1938年孙多慈随父母避难到桂林,徐悲鸿闻讯后,请托朋友向孙父提亲,仍然遭到孙父的拒绝。随后孙家就离开桂林前往浙江丽水。不久,孙多慈与时任浙江教育厅长的许绍棣成婚。1948年孙多慈跟随许绍棣到台湾,任教于台湾艺术学院。她与许绍棣感情不和,但囿于传统观念的影响,也无力走出失败的婚姻,心中始终恋着徐悲鸿。1953年当她在美国得知徐悲鸿病故的消息,悲痛异常,为徐悲鸿守孝三年。

七年恩爱,终生不忘——徐悲鸿与廖静文

廖静文于1923年出生在湖南浏阳县(今浏阳市)的一个贫苦知识分子家庭。在长沙市读的小学和中学。抗战爆发后,她投入抗日救亡运动,后撤退到重庆。1942年年底,重庆的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需要一名管理员,登报招聘。年仅19岁的廖静文便报了名。后经院长徐悲鸿面试,一锤定音,她便被聘任了。

当时图书馆的图书并不多,她除了管理好图书,还帮助院长徐悲鸿整理画案,收拾画室,闲暇时也在旁边看院长画画。那时47岁的徐悲鸿,在生活上有点狼狈不堪,衣服经常不洗,衣服纽扣掉了也没有人给补缀上。廖静文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,有时就帮着徐悲鸿缝上纽扣,或洗洗衣服,只不过出于同情而已,她根本没有想到会嫁给比自己年长28岁的徐悲鸿。

人是感情动物,当廖静文听说徐悲鸿的妻子红杏出墙的事之后,出于对长者的同情,对他照顾得更为悉心。她经常陪伴着徐悲鸿到嘉陵江边散步,天长日久,感情的暖流自然会流汇在一起。有一次散步时徐悲鸿对她说:“我最喜欢你的单纯。有人给我搭桥介绍对象,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单纯。”一句话说得廖静文脸颊飞红,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。自此,他们间的关系显得更为亲近了,已经揭开了恋爱的序幕。

当年,徐悲鸿经常患病,廖静文的悉心照料,更让徐悲鸿感动。1944年患上严重的肾病和高血压,住进医院。他身边没有人陪伴,廖静文就陪他住在医院里。那时,徐悲鸿手头没有多少钱,治病需要的钱很多,廖静文就量入为出,每天都是吃徐悲鸿吃剩下的饭菜。为了不让徐悲鸿看到,她都是将饭菜拿到病房外边去吃。

徐悲鸿与廖静文恋爱的消息不胫而走,很快就传到蒋碧微的耳朵里。她几经打听,得知廖静文父母的住址,便给廖静文的父母写了封信,说她是徐悲鸿的合法妻子,廖静文破坏了她的家庭。廖静文的父母得知女儿与相差28岁的徐悲鸿恋爱,而且还是与有妇之夫恋爱,十分恼火,要她立即离开美术学院,断绝与徐悲鸿的一切联系。

在父母的压力下,廖静文匆匆地给徐悲鸿写了封绝交信,就离开了。不料,事有凑巧。平时徐悲鸿总是上完四节课才回办公室来,而这天徐悲鸿觉得心神不宁,无心讲课,只上了两节课就回来了。在办公室见到廖静文的信,立时就意识到廖静文回家了,他飞快地追到廖静文回家必经的嘉陵江渡口,看到廖静文正在等轮渡。徐悲鸿一把拉住她,说:“我与蒋碧微早就分居了,很快就办理离婚手续,我不能没有你。”但在父母的压力下,她还是离开了美术学院,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,考入迁移到重庆的金陵女子大学化学系读书。

徐悲鸿为她有机会深造,很是高兴。他找到她,向她表示:“我等你四年,要是在四年里你找到最爱的人,我决不干扰你。”廖静文离开徐悲鸿后,觉得心里总是挂念着他,经常回忆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,挂念着徐悲鸿的身体。有一次她与知心女友谈起这件事,女友说:“你这是为了什么?”此时廖静文才真正意识到:她什么也不为,就是爱着徐悲鸿这个人。

经过一段内心的煎熬,廖静文不顾家里的反对,终于勇敢地到贵阳找徐悲鸿,答应与他结婚。接着,徐悲鸿于1944年2月9日在贵阳登报宣布与蒋碧微离婚,三天后又登报与廖静文订婚。1946年他们回到重庆后,在中苏文化协会礼堂举行了婚礼。

他们在一起只度过了7年的恩爱生活,徐悲鸿就因突发脑溢血于1953年病逝了。当时廖静文刚刚年满30岁。

徐悲鸿病故后,廖静文将徐悲鸿的1000多幅藏画和他的作品捐献给国家。在她的努力下,徐悲鸿故居建成徐悲鸿纪念馆。她在纪念馆工作之余,着手撰写徐悲鸿的传记。为了写好徐悲鸿传记,她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插班学习。1957年夏,她完成大学学业,任徐悲鸿纪念馆馆长。“文革”期间,徐悲鸿纪念馆被毁,廖静文又给当时在世的毛泽东主席写信,要求重建徐悲鸿纪念馆。很快得到毛泽东主席认可的批示,于1983年正式开馆。

徐悲鸿电视剧里的孙多慈的演员是谁

赵仕瑾

在《徐悲鸿》中饰演孙多慈

http://baike.baidu.com/link?url=lMC-ulDrt2F8BoPm2qkdPqDmHxfUnK0QatMuEfv99HjSPYSGxbT6Xhnu4EIjDJ04Dv0-7hCtj-76CTdDcgai8q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发布者:实习编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/www.kian-edu.com/service/188279.html

关注微信